当前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我的目标就是我姐姐

我的目标就是我姐姐

2016-09-22 05:49 PM作者:桃色,桃色天堂,桃色激情,桃色网,桃色五月,开心桃色网,桃色成人网

        我姊姊叫谢文华,大我两岁,今年刚要升高一,人长的很漂亮,那个时候高中还有发禁,姊姊索性把头发剪的像男生,看起来很俏丽。姊姊的眼睛又大又亮又水汪汪的,很是勾魂,小鼻子又挺又直,小嘴红红油油的,好像有擦口红唇膏似的。

  姊姊的个性有点男儿气,跟男生女生都很好,虽然有很多人想追她,但是她都不屑一顾,在她心理只有家人和排球。姊姊功课只能算还好,但却是运动高手,是她们学校排球队的主力选手,因为常运动的关系,所以姊姊身材很好,才高一而已,就有165公分,三围也很突出,标准的腰束,奶膨,屁股硬邦邦,(请用台语念)。

  姊虽然是校队,但因为要负责煮晚饭,所以只能练习到5点,就要赶公车回家,本来她自己有一辆脚踏车,可以早一点到学校练习,但是坏了还没修,所以练习的时间根本不够。

  那一天,我去接我姊姊回家,姊姊看到我好高兴,因为有我可以来接她,她就可以多练习一个钟头,所以她拜托我可不可以以后每天都来接她,那样她就来得及在妈妈回家之前把饭煮好。

  我还在犹豫着,姊姊已经拉着我的手拜托起来。她一直摇着我的手,偶而我的手会擦到她的胸部,她还没有警觉,我却已经回想到廖嘉宜稚嫩的乳房而硬直起来。我怕会当场出丑,连忙答应,她高兴的猛亲我,害得我满脸通红,姊姊还取笑我,什么时候变的这么会害羞。我也觉得奇怪,平常我的脸皮满厚的,怎么现在会这么容易脸红。 姊姊跟她那些同学不知道说什么,笑个不停,然后跟她那些同学说再见道别。 我问她,她们刚刚在说什么,笑的那么开心?姊姊说她那些同学问我是谁。 「那你怎么说?」我好奇的问。

  「我说你是我小男朋友啊。」姊姊笑着说。 我抗议说:「谁小啊!我不小了。」姊姊娇笑着从后面抱紧我,说:「是,是,小俊是不小了,可以了吧!」我感受着姊姊丰满的胸部压在我背上的美妙感觉,我心里想着:「姊姊,很快你就会知道,你弟弟是真的不小了。」我一直在找机会想和姊姊在一起,但是姊姊跟小妹睡在同一间房,要避开小妹不让她知道的难度很高,我一直想不到办法,所以只有在接姊姊回家时,偷偷享受一下姊姊丰满胸部的触感。

  终於,就在我快要憋不住的时候,机会来了,老爸出海了,老妈又带着小妹去参加渔会3天的员工旅游,姊姊因为还要练排球,所以没办法去。而我自然是以不想去为由,故意跟姊姊留在家里,就这样,家里只剩我跟姊姊两个人。

  妈和小妹出门的第一天,我就跟姊说:「姊,这3天你就努力的练,练到几点都没关系,晚饭我会自己解决。 你看要练到几点,我再去接你。」姊好感动,抱着我狂亲,说:「小俊,你对姊真好,姊以后一定会报答你的。」我心理暗笑着:「姊这可是你说的哦,我很快就会要你的报答的。」姊姊要我8点再去接她,我自然同意,姊姊高高兴兴的去上学。 我决定就在今天,就在今晚,我要完成我这几天的绮想,我要抛去童子之身,我要破姊姊的处女。

  8点整,我准时到学校去接姊姊,姊姊看起来很累,几次差一点就在机车上睡着了,我小心翼翼的把姊姊载回家,姊姊问我吃了没,我说还没,我想等姊姊回来一起吃。姊姊一付好心疼的样子,赶忙就要去做饭,我跟姊说:「姊,别麻烦了,你那么累了,不如你先去洗澡,我们泡面吃就好了,好不好?」姊姊感激的点点头,先去洗澡。我把面泡好,等姊姊一起吃。姊洗澡一向很快,虽然她今天很累,也不过迟了一点。 只是姊姊从浴室出来时,我一下子被姊姊的美丽震住了,姊姊穿着一件可以盖到大腿的宽大白T恤,姊姊为了贪凉快轻便,竟然没有带胸罩,只穿了一件白色三角裤,她的丰满的双峰挺立,乳头清楚的撑起T恤来,姊姊并没有把头发吹乾,水从发梢滴落在T恤上,让她有些地方根本就什么都遮不住。我看的目瞪口呆,小弟弟翘的都要贴到肚皮上了。

  姊姊没有发现我的异样,只顾低头吃面。 我从姊姊敞开的宽大圆领中,看到她雪白的胸乳,姊姊的乳房随着她的动作,轻轻的摇晃着,晃得我的眼睛都花了,恨不得一把就抓住猛搓。

  姊姊吃完就去睡了,我强压着心中的欲望,硬是等了一个小时,才蹑手蹑脚的潜进姊姊房间。 姊姊的房间只开着小灯,但是我仍然看的很清楚,姊姊侧躺着睡着了,虽然她睡的很熟,但是我仍然很小心的靠上去。我从姊姊上面看下去,她的乳房被她的手臂挤压成圆鼓鼓的,中间也挤出深深的乳沟来,还差一点点就把乳头挤出来。我颤抖着伸出我的手,缓缓的摸着姊姊柔软的嘴唇,姊姊一点反应都没有,我的胆子顿时大了起来。我顺着姊姊的嘴唇,颈子往下摸,摸到了姊姊的锁骨,姊姊的锁骨长的很纤细清秀,看起来很性感,是我最的地方。我爱怜的在那里停留了一下,然后向着第一个重点,姊姊的乳房前进。 我的手顺着姊姊的曲线向下滑,只觉得心跳很快。当我终於摸到姊姊的乳房时,心中那种感动真是笔墨难以形容。我按了按姊姊的乳房,竟然被姊姊乳房的反弹力震的我手指发麻。

  「姊姊的乳房弹性真好啊!」我不禁赞叹着。我把手指插进姊姊深深的乳沟中搓动着。

  姊姊可能觉得不舒服,一翻身,变成仰着天大字形的躺着,我吓了一跳,以为姊姊醒来了,还好姊姊只是翻了一下身,但我马上被姊姊惹火的睡姿,刺激的差点流鼻血。姊姊两条修长的美腿分的开开的,T恤翻到了她的乳下,露出了整个纤细的腰肢和平坦的小腹。而最吸引我的,当然是姊姊胯间的神秘地带,姊姊的白色三角裤,紧密的包住姊姊的小穴,但是姊姊的阴毛却从边边跑出来,白色三角裤的中间也映着一团黑影,姊姊的阴毛长的很茂盛。我激动的抚摸着姊姊雪白柔嫩的大腿,心里想的却是想要看姊姊的小穴。可是姊姊的这个姿势让我没办法去脱她的内裤,我正在为难中,突然想到一个方法,急忙到外面拿剪刀。我把姊姊的内裤轻轻的拉开,然后把剪刀伸进去,小心翼翼的把姊姊的内裤两边的裤头剪掉。颤抖着把布片掀开,终於,我看到了姊姊美丽的阴户。姊姊的阴户真的非常美丽漂亮,柔细的阴毛稀疏的环住阴户,艳红色的阴核配上粉红色的阴唇,红嫩红嫩的看起来很亮眼,小穴里有两个洞,只是我不知道那一个是阴道,那一个是尿道?

  我把自己脱光,然后温柔的轻抚着姊姊柔细的阴毛,软棉的触感刺激着我的感官,姊姊的阴户也随着我的抚摸而颤动,慢慢的流出透明滑润的液体。 这是姊姊的爱液!我心中无比感动的,忍不住将脸靠在姊姊的阴户舔呧着姊姊的爱液淫水。

  「小俊,你在干什么?」姊姊终於被我爱抚的动作唤醒,我从姊姊的胯间抬头看着姊姊,脸上还沾着姊姊小穴流出来的淫液,姊姊一脸震惊的看着我,美丽的脸庞吓的粉白。

  我顺着姊姊的娇躯往上爬,然后压在姊姊丰满的乳房上,一脸痴迷的说:「姊姊你醒了?你别怪我,我实在是爱你爱的快发疯了,姊,你给我吧!让我进去好吗?」姊姊看到赤身裸体的压着她,坚硬的小弟弟正在她的禁区前不断的尝试进入,她想将两腿夹紧,也因为我夹在中间而变成不可能的事。她感受到我小弟弟的强壮,忍不住惊慌起来。

  「小俊,你别闹了,你先让姊姊起来。」「我不要,你先告诉我,你是爱我的,你不是告诉你同学说我是你的男朋友,那就表示你是爱我的。」我赤裸的身体全面紧压着姊姊丰满的肉体,我还不停的蠕动着来刺激着姊姊。

  姊姊果然经不起我的全面刺激,粉脸开始泛红,连颈项耳朵都红了起来,她央求我说:「小俊,姊姊拜托你,你先起来姊姊受不了。」我当然不依不饶的要她先说。 「姊姊当然也爱你啊,只是我们不能这个样子,这是乱伦啊,我们会被爸爸打死的。」姊姊无奈的说。 我故作慷慨激昂的说:「既然我爱你,你也爱我,那我们还怕什么,我们又没有妨碍到别人,说到乱伦,我们也不是第一个,像廖嘉伟和廖嘉宜他们还不是乱伦,不也没人怪她们。」姊姊吓了一跳,说:「你在胡说什么,这种事也能拿来乱说?」我心里一喜,知道有门了,连忙说:「我才没有乱说,你还记不记得,我那天去学校接你的事……」我把当天看到廖嘉伟廖嘉宜在海防岗哨兄妹乱伦的事,加油添醋添枝加叶的说了出来,我故意将过程细节讲得很详细,存心刺激着姊姊。

  姊姊听得目瞪口呆,脸上的警戒之色越来越松懈,也忘了继续挣扎,穴里的淫水又开始分泌了。我暗暗得意,知道姊姊已经被我挑动春情了。

  「……所以你说,为什么别人能,我们不能?你也说过你是爱我的,那为什么相爱的两个人不能在一起?而他们就可以?」其实我真对不起姊姊,我那时候那知道什么叫爱情,满脑子只有肉欲的冲动,甚至一直到现在,我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爱情,我自己也不确定。只是我知道姊姊爱听这一套,所以就投其所好的说了一大堆。

  听完后,姊姊沉默了很久,才说:「廖嘉伟廖嘉宜他们那是没人知道……」我连忙说:「那我们也别让人知道不就行了?姊拜托啦,我真的快受不了了啦,你感觉一下,我的小弟弟都快涨爆了,姊……」我努力的哀求着。

  姊姊被我一直拜托,开始心软了起来,只是她想了一下,还是说:「小俊,姊姊真的不能跟你做那种事。不过你不是说廖嘉宜会用嘴帮廖嘉伟吸吗?既然你那么难过,那姊也用嘴帮你吸,好不好?」我当然不愿意,只是我看这已经是姊姊最大的尺度了,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同意了,只是我也提出了我的要求:「那你要让我摸你的奶子」姊想了一下,才红着脸同意。

  我先从姊姊身上爬起来,讲真的,真是舍不得。姊姊去了我这个重压,这才能好好呼吸。她埋怨我说:「臭小俊,那么重,快压死我了。」我只好傻笑着当没听到。姊姊叫我半躺在床上,我当然照办,还自动的把两条腿张的开开的。姊姊看到我的傻像,忍不住笑出来。但当她看到我的小弟弟,她就笑不出来了。那时候我的小弟弟已经有7寸长了,她惊讶说:「小俊,你不是才国二而已吗?怎么就有那么大啊!」我竟然有点不好意思,没有正面回答,只忙着催她说:「姊,说话要算话啊,快啦!别光在那边笑,你想拖到天亮啊。」姊姊皱了一下玉葱般的鼻子,说:「急什么,时间还长的很呢。」「嘿嘿,没错,时间还长得很,姊你放心,我一定要玩到天亮。」我心里想着。

  我们把姿势对调,变成我半躺着,姊姊在我的胯间。 姊姊扶起我的小弟弟,很乾脆的就含进小嘴里,我过於长大的阴茎,让她有点辛苦,但她仍然勉强将我的阴茎全部纳入。我感觉到小弟弟进入一个湿湿热热的地方,一条又湿又软舌头一次又一次的轻扫着我的龟头,感觉非常舒爽,我忍不住:「啊……」的叫出声。

  「姊姊你的舌头舔的我好舒服,姊,你好棒,我好爱你哟」我半呻吟的说。 姊姊受到我的鼓励,更加努力的逗弄着我的小弟,老实说,如果以我现在的水准来说,姊姊的口交技术真的是很差劲,但是因为我是第一次,所以那种感觉是非常销魂的,即使是在我身经百战的现在,那种感觉,也只有在那一次才有。我只觉得一阵酥麻的感觉由小弟弟传到脑后,我赶紧用手紧抓一下姊姊的乳房,姊姊痛的叫了一声:「死小俊,轻一点好不好很痛嗳。」我连忙道歉说:「姊姊对不起啦,我不是故意的。」姊姊瞪了我一眼,才又继续舔呧我的小弟弟。

  我一面把姊姊的乳房揉圆捏扁,一面看着自己的小弟弟在姊姊红艳的嘴里进进出出的,真的爽到不行。

  姊姊一下把我的小弟弟当作棒棒糖一样舔,一下又整支含入嘴里,花样百出,我开始认为姊姊是天生淫荡的,因为我清楚知道,她在第一次的口交中,就得到了乐趣。

  很多年后,我再和姊姊聊起这一次的经验时,姊姊不好意思的说,其实她当时真的就已经觉得很好玩,甚至到后来,她嫁给姊夫后,仍是喜欢口交胜过真正的性交。

  在姊姊的努力下,我终於有了尿意,我跟姊说:「姊姊,快一点,我快射了。」姊姊听到我的话,连忙卖力的快速摆动瑧首,要让我赶快射出来。终於我忍不住的狂嚎一声,射精了,姊姊想跑,我连忙把她的头按住,姊姊没法,只好将我的精液全部吞了进去,谁知道量太多了,吃不完还从嘴角流出来,那是我的初精啊。

  我在喷射完后才放开姊姊,姊姊大发娇嗔说:「臭小俊,你是什么意思啊,竟然让我吃你的脏东西,很腥嗳。」我陪笑说:「什么脏东西,书上说童子精,滋阴润喉,是女人的美容圣品哦!」姊姊半信半疑的说:「真的吗?那本书上说的?」我乱扯说:「是美华报导啦!」姊姊还是有点怀疑,不过也没说什么,只是要爬起来说:「好了吧,你已经发泄过了,可以回房睡觉了吧,我洗一洗也要睡了,明天还要练球呢。」我一急,连忙抱住姊姊,说:「姊姊,我知道你也很难过吧,你刚才帮过我,现在让我帮你吧。」姊姊脸一红,又羞又急的说:「不用,不用,我不用你帮我。」姊姊没说自己不难过,只说不用我帮,这表示她是真的很难过。 我把姊姊翻倒在床上,又把头压在姊姊的小穴上,双手从姊姊的大腿下面绕上去,然后在姊姊的小腹上交叉,压住姊姊让她无法挣扎。

  姊姊惊慌的说:「小俊,你要干什么?」我说﹔「我也用嘴帮你啊。」姊姊害羞的叫说﹔「不要不要。」我没理她,两手把她固定住,然后我的嘴巴肆无忌惮的把姊姊的骚穴里里外外的所有地方尽情舔呧吸吮着。我把舌头伸到里面,在阴道内壁翻来搅去,内壁嫩肉经过了一阵子的挖弄,更是让姊姊觉得又麻、又酸、又痒。 姊姊一直叫着不要不要的,但是声音越来越低,逐渐被「嗯……嗯……啊……啊……」的声音所取代。  而我的小弟弟也已经重整旗鼓了。

  我看到姊姊原本水汪汪的眼睛,更是宛如要滴出水来,柔软的腰肢不停的摆动着,姊姊的神智不清,时机已经成熟了。我迅速的把小弟弟抵住姊姊的穴口,慢慢的插进去。在姊姊还没搞清楚前,我已经到达姊姊处女膜前面。姊姊突然发现我的企图,连忙一推我的胸膛,惊叫着:「小俊,不要。」不过已经太迟了,我的腰用力一挺,在姊姊一声痛叫中,我已经突破了姊姊的处女膜。

  一瞬间我觉得自己的小弟弟好像泡在温泉中,四周被又软又湿的肉包得紧紧的,姊姊阴道里的皱摺紧紧的框住我的小弟弟。姊姊痛的眼泪都飙出来了,俏脸一片煞白,我心疼的吻掉姊姊眼角的泪珠。姊姊慢慢的从疼痛中恢复过来,看到我正吻着她的眼泪,不禁心中一甜,相信我是爱她的,只是她放不下脸,一拍我的脸颊,佯怒说:「死小俊,不是不准你插进来吗?你怎么能硬来呢?」姊姊的表情怎么骗得了我,但我知道以后是不是可以继续吃香喝辣,就要看现在了。

  我故作痛苦状的说:「姊姊,我错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是我对不起你,随便你要打要骂,我绝对不会反抗的。但你一定要知道,我是真心爱你的。」姊姊看到我痛苦的样子,果然中计,她不舍的轻抚着我的脸说:「傻瓜,姊姊怎么会打你骂你呢?姊姊刚听到你说你爱我,姊姊心里不知道有多么开心,你是我最爱的小弟啊,要不然姊姊怎么会帮你口交?」我大喜说:「姊姊,你不怪我吗?」姊姊笑着说:「姊姊怎么会怪你呢?我的傻弟弟。」我趁着这个机会,接着说「那我可不可以动一动?我好难过哦。」姊姊红了红脸,点点头。 我高兴的马上就要大力的抽送起来,谁知道刚动一下,姊姊就又雪雪呼痛起来,没办法,我只好先慢慢来,渐渐的,姊姊的眼睛迷蒙了起来,小嘴里又乱七八糟的不知道在说什么,我知道,我可以开始大干一场了。我一边抓住姊姊的大奶子,觉得软绵绵又觉得有弹性,掌心在奶子上摸柔,左右的摆动着。姊姊感到如触电,全身痒得难受,我越用力,她就越觉得舒服,她似乎入睡似的轻哼:「喔……喔……好弟弟……痒死了……喔……你……真会弄…」我听到姊姊鼓励的淫叫声,弄得更起劲,把两个奶头捏得像两颗红葡萄一样。

  姊姊被我逗得气喘嘘嘘、欲火中烧,阴户已经痒得难受,再也忍不住了,於是她叫着:「好弟弟,别光弄姐的奶奶了,姐姐下面好……好难受……」我连忙一声「得令。」开始狂抽猛送起来,我猛、狠、快的连续的抽插,插得姊姊的淫水四射,浪声不绝。 我热情的吻着姊姊的香唇,她也紧紧的搂着我的头,丁香巧送。姊姊修长的双腿紧紧勾住我的腰,那丰满的玉臀摇摆不定,她这个动作,使得我的小弟弟更加深入。

  「哎呀……弟弟……喔……小俊你……插的……我……快死了……」姊姊一面极力迎合我的狂抽猛送,一双玉手,不停在我的胸前和背上乱抓,这又是一种刺激,使得我更用力的插,插得更快更狠。

  「小俊……你……你……快……快要……干……干死……姊姊了……啊……我死了……哦……」姊姊猛的长叫一声,达到了高潮。我觉得姊姊的子宫正一夹一夹的咬着我的鸡巴,阴道里用力的收缩一下,一股泡沫似的热潮,直冲向我的龟头。 我再也忍不住了,全身一哆嗦,用力的把鸡巴顶住姊姊的子宫,然后一股热精全射进姊姊的子宫里。 姊姊被我滚烫的精液射得险些晕过去,她用力地抱着趴在她身上的我,而我的鸡巴还留在姊姊的子宫内呢。高潮之后,我们两个全身都是汗水淋漓。我轻吻着姊姊脸上的香汗,姊姊脸上的香汗,正说明着我们刚刚的欢娱。姊姊缓缓的睁开她迷蒙的双眼,她温柔的回吻我,满足的笑说:「没想到做爱竟然会那么舒服,我们刚刚好像疯了似的,小俊,姊告诉你,姊好快乐哦!」我紧拥着姊姊说:「姊,我也是啊,姊,我有一个请求,」姊姊问我说:「什么事?」我一脸痴迷的说「我可不可以开大灯?」姊姊惊讶的说:「为什么?」我充满感情的说:「姊姊,我从未看过你全裸的样子,你让我仔细看看好吗?」「玩都被你玩过了,还有什么好看的?」姊姊害羞的说。 我看姊姊并没有拒绝,便起身把大灯打开。 姊姊不好意思的侧躺着,她那丰满的身段曲线毕露,整个身体因为长年运动隐约的分出两种颜色。自胸上到腿间,皮肤极为柔嫩,显得白皙皙的,被后颈部和双腿的棕色衬托的更是白嫩。胸前一对挺实的乳房,随着她紧张的呼吸而不断起伏着。乳上两粒艳红的乳头更是美丽动人,使我更加陶醉、迷恋。细细的腰身,及平滑的小腹,一点疤痕都没有;腰身以下便逐渐宽肥,两胯之间隐约的现出一片柔细黑亮的阴毛,更加迷人。毛丛间的阴户高高突起,一道鲜红的小缝,从中而分,我刚刚的精液夹混着姊姊的处女落红和淫水,还在缓缓的流出来,整个画面散发着极度淫靡的气氛。我看的情动起来,整条神经又收紧了,马上伏身下去,向姊姊全面进袭,此时的我,简直就像是一条饥饿已久的饿狼。我的手、口,没有一分钟休息,我狂吻着,狂吮着姊姊丰满的乳房、平坦的小腹、丰腴的大腿,还有那最令我销魂迷恋的地方,双手也毫不客气地展开全面的搜索、摸抚。

  姊姊忍不住的又发出动人心魄的淫声,回身用力的抱我,吻我。我的小弟弟一下子又硬了起来,顶在姊姊的小腹上。姊姊一下就感觉到,吃惊的看着我:「你……你怎么那么快又……又硬起来了……」看着姊姊吃惊的样子,我得意的道:「当然是因为我美丽娇艳的姊姊又让它硬起来的,姊姊,我们再来一次!」在姊姊的惊讶声中,我们展开第三回合。

  那一个晚上,我们一共干了5次,真的干到天亮。初嚐禁果的男女总是特别痴缠,没想到我和姊姊竟然在初次性交中,就嚐到了高潮的快感。性的欢娱让我们不觉疲倦的抵死缠绵。 直到精疲力尽,完全没法动弹为止。我们紧紧拥抱的睡着了,当我醒来时,姊姊仍蜷曲在我的怀里,娇美的容颜还带着昨夜风雨后的慵懒。只是她嘴角挂着一抹满足的微笑,说明了她昨夜有多快乐幸福。

  我轻吻着姊姊泛着桃红的脸颊,红唇,姊姊被我的轻吻唤醒,水汪汪的眼睛半睁半闭着问我说:「小俊,你醒啦,现在几点了?」我看着姊姊慵懒的美态,哪还忍得住啊,只来得及说:「不知道。」就俯身痛吻姊姊。姊姊的小嘴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没法说话。我将舌头伸进姊姊的小嘴里,不停的翻搅拨弄着姊姊的香舌,还把它吸到我的嘴里纠缠着。我的一只手抱住姊姊,抚摸着姊姊光滑的玉背,另一只手又抓着姊姊的奶子揉捏起来。姊姊被我上下夹攻的又迷茫起来,而我昨天操劳过度的小弟弟竟然又涨大勃起了。我伸手摸向姊姊的小穴时,姊姊却突然痛的叫出声来。我一呆,连忙向下看,只看见姊姊原本美丽的小穴,现在竟然红肿的像个包子一样,我手摸上去,还会烫手。

  我傻傻的问姊姊说:「怎么会这样?」姊姊往我头上敲下去,满脸羞红的骂说:「废话,谁叫你昨天那么疯,硬上也就算了,竟然还做了5次,这样当然会肿啊!你姊可是处女耶。」我呆呆的说:「那怎么办?」姊姊看我的呆像,忍着笑,两手一摊说:「没有办法,你没有得玩了,我也没办法练球,只好在家休息了。」我看着姊姊红肿的小穴,没想到自己一时色欲薰心,竟造成姊姊这么大的伤害。满心内咎的向姊姊说:「姊,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姊姊看我自责的样子,爱怜的摸着我的头说:「小俊,你别担心,姊姊休息几天就没事了。」姊姊的安慰让我更加歉疚。我看姊姊跟我全身充满异味,都是昨天荒唐后的痕迹,就跟姊姊说:「姊,我先抱你去洗澡,然后再打电话跟你教练请假,好不好?」姊姊点头同意。我一把抱起姊姊,走到浴室。姊姊一触地就痛,我只好先把水放满,然后再把姊姊放进浴缸里去,我自己随便冲冲水,交代姊姊慢慢洗,然后就赶着去打电话去向姊姊的教练请假,教练问说早上电话怎么没人接,我骗他说姊姊热感冒,没办法听电话,而我是睡死了。

  教练听到姊姊热感冒后很关心,交代她多休息几天,还要我带姊姊去看医生,我才想到,姊姊那也算是发炎,吃点消炎药应该会好的快一点。 请好假后,我开始处理善后,只是那床沾着姊姊处女落红的毯子我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想了半天,我把我的毯子拿到姊姊房间给姊姊用,姊姊的毯子拿到我房间去收好,我想留个纪念。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去把姊姊抱出来,天地良心,我本来是没有邪念的,只是一碰到姊姊年轻丰润的肉体,我的小弟弟又勃起,顶在姊姊的玉臀下。我只是随便套一件运动裤而已,薄薄的布料那掩饰的住?姊姊感受到我又翘起来了,一拍我鼓涨的阴茎,取笑我说:「你的坏东西又想作怪了啊,我可是没办法哦!」我尴尬的笑着,也不回嘴,只是赶紧找衣服帮姊姊穿好,只盼眼不见为净。

  想不到一直到我拿泡面给姊姊吃的时候,我的小弟弟还是不安分,尤其看到姊姊时它变得更加兴奋。 姊姊看到我胯间肿的利害,知道我忍的很辛苦,温柔的说:

  「小弟,你过来」我走到姊姊旁边,姊姊抚摸的我肿涨的阴茎说:「你一直强忍也不是办法,要不姊姊用嘴帮你吸出来好不好?」我当然是大喜过望,可是又担心姊姊:「可是你不累了吗?」姊姊拍了我小弟第一下:「如果你昨天就这么体贴的话,那你今天也不用忍的那么辛苦了。少啰唆了啦,把裤子脱下来!」0 我尴尬的把裤子脱下来,姊姊就坐在椅子上帮我口交,我又进入昨天初次进入的温暖湿滑的地方,再一次感受到姊姊香舌的灵活,白天的明亮让我清楚的看着自己的阴茎在姊姊美丽的小嘴中进出,我甚至看到姊姊小小的鼻扇渐渐泛出的汗珠,在视觉的强烈刺激下,我射精了。令我惊讶的是,姊姊不但把我的精液全部吃了进去,还把我阴茎舔的乾乾净净的,然后娇俏的看着我,长那么大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姊姊这么女性化的表情,我忍不住抱住她痛吻起来。现在姊姊的嘴里还有一股很浓的精液的腥味,但那又如何?姊姊都肯吃进去了,我还会在乎自己精液的味道吗?接下来的两天,因为姊姊小穴的伤还没好,所以我们都没有再做爱,每一次都是姊姊用嘴帮我解决,当然每一次她都是把我的精液喝下去,而我也一定会马上跟她作深吻。奉劝天下的男人,如果你不敢这么做,那就不要要求你的伴侣帮你做口交,因为你没有资格。

  妈和小妹回来的以后,姊姊走路还会怪怪的,妈问姊姊是怎么回事,姊姊骗妈说是大腿肌肉发炎,我心理暗笑,是发炎没错,只不过不是大腿,是还要更上面一点。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