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妻女友 > 交换的快乐

交换的快乐

2016-09-22 04:05 PM作者:色色,97色色,第四色色,色色小说,色色色,亚洲色色,色色网

.
  写下这个题目时,我心情很糟,因为我所写的就是刚刚发生的事实。刚才,看着太太穿着新买的裙子和性感的
丝袜,化着淡妆款款地走进那家五星级酒店的单人间时,我似乎想跟叫她跟她说什么,可张了张嘴又不知说什么。


  今天是我太太第二次被她单位的一把手——应召了。第一次是在二个月前同样的星期天下午。虽然我有事没送
她去,但当时我知道她去干什么。想到老婆这段时间正与另外一个男人在床上翻云覆雨的,可想那段时间对我来讲
是怎样的煎熬。虽然心里对自己不断地说:不要想,没关系的,她这样做还不是为了这个家,为了她今后的前途,
为了我也好轻松点,还为了……等等,可说起来容易,做难啊。一颗心始终放不下,手机不停在在手中玩弄着,看
着上面的时间一分分地过去,心里就不由地想着此时他们做到什么程度了?在玩什么动作?我太太的神情如何啊?
有没有开心地浪叫啊……,那心里的滋味啊,真好象是一盆快吃完的火锅汤倒进了一大碗的醋和药,咸甜麻辣酸苦
和晕,七味俱有。不管如何形容都难以表达那时的心情。总之,有一点感受十分清楚,就是知道自己戴绿帽子的人,
那心里面肯定是不好过的。


  近两个小时过去了,算算太太跟那位老大在一起做爱的时间应当差不多了,几次拿起手机按下名片录上的第一
个号码,可终不敢发送信号。打不打?可打哪儿呢?打手机吧,万一现在他们还在房间里,不就打扰他们了,要问
起来我太太不就难堪了吗?思前想后还是给单位打个电话吧,如果她在,说明已经结束去上班了,如不在说明还没
结束。于是,我给她单位打了过去,一问还没到,无奈失落地挂下电话,只好一个人赶往岳父家去吃晚饭。在路上
走了十多分钟,太太电话打过来了,问我刚才打电话到单位找她有什么事。我能说什么,当然是说「没事,你还好
吗?」,电话那端沉默了一下,轻声说道:「没事,还好,回家跟你说吧」。是呀,现在问这些时机场合当然不对,
回家再说吧。


  没多久,晚饭时间到了。我太太的打电话过来叫我去接她到她妈那去吃饭,我放下电话赶紧过去。在她单位门
口,远远就看见秀气的太太披着长发,穿着一件吊带裙站在风中,很是性感。她过来上车,冲我一笑,什么也没说。
我也不知开口问什么。好长一段时间,她才跟我说了句:老ⅹ说了,要到明年才有机会帮我提上去,今年下半年还
不行。原来她陪了一下午,就陪出这个答案。我心里实在有点不开心,可我嘴里冒出的却是:你玩得开心吗?她答
:还行,老ⅹ还挺能做的,挺舒服的。看着她脸上还没完全褪去的红晕,我想她说的是真话。


  来到老岳父家,一切跟往常一样,我俩象什么都发生过一样,跟家人边吃边聊,问东问西。我先吃完,坐到一
角看报纸,可我透过报纸我冷眼发现太太今天的神采特别好,眼睛明亮,声音悦耳,跟谁说话脸上都挂着笑,就连
走路也格外的轻盈,一看就是一幅好心情。这跟几个月前的那几天相比,完全是判若两人。


  (二)起由


  三个月前,我总感到我太太有心思,开始还以为是经过夫妻交友后的发春反应。说到夫妻交友,这还得从去年
十月份说起。那时我因为工作上老不顺心,感到自己干得不少,工作岗位也很重要,可领导往往是用到时想起我,
论好处时却总是偏坦同一办公室后来的官太太,本因提职的我,却迟迟不使用我。虽然,我努力自我调节情绪,但
总有一股冰寒感堵我心。于是,对工作也就没以前那么主动积极有拚劲了,加上办公室里人手也多起来了,所以空
闲时间渐渐多了。反正办公室可以上网,没事就在网上看看找找。就这样无意间接触到了「夫妻交友」这个圈子。
在一位网友的推荐下,又进入了类似网站,这一下子使我兴奋不已,仿佛带我走进了人性中的另一个世界。在这里
虽然良莠参杂,目的不同,但对人性的原始欲望却少了一些虚伪。当我读着那一篇篇人家交换的经历,看到网上别
人夫妻一张张自拍照时,那种真实感,刺激着我,诱惑着我——去尝试,人生遗憾。可跟太太一说,却迎头遭到一
句「你神经啊」。是啊,这种事可真是有违我们自小受到的教育,说出去可真要见不得人的。但内心的骚动还是冲
破了理智,「试一次,给人生多一分经历」这是我当初的想法。我把我的想法跟太太细细说了,理由也说了,并带
她一起进入这些网站,渐渐地太太的态度有了转变,也愿与一些夫妻网友见面或互发照片了,尝试着寻找合适的夫
妻朋友。可接触了两个多月,没能找到合适的。原因多为我们要求太高而作罢。要求高也是有理由的,因为我们自
身条件好啊,无论从内在还是外型,无论从家庭还是社会角色都自感还算不差,所以潜意识中也想找彼此差不多的
那种。就这样在迷茫中,碰见了相邻城市的lin 夫妻。


  第一次聊时我们夫妻正好都在,相互视频见了见,初看上去,对方男的戴着一幅眼镜,长得不算英俊但也不失
斯文,倒有点象香港演员吴起华,而对方女的给我的感觉倒象个日本女人。那次相互聊得很多,很真诚,也很开心。
完后,我问太太这对夫妻如何,太太点点头,可以。过了几天,再次在网上碰见了,一聊才知是对方女的,视频一
看果然是对方的太太,而且是一个人在家,那自然要安慰几句,就这样热络起来,没想到对方女的竟主动提出要我
们过去约会,并且就定在周未。下线后,我不知是怎么的,打字还挺利索的手抖起来。想想马上就要真的迈出去了,
寻找了几个月的经历就要成为现实,是好是坏不得而知。回头一看,不禁与脸上红红的太太对了个眼,是去还是不
去?迈出这一步后果如何?心理能不能接受对方跟自己的爱人做爱?会不会影响到今后的夫妻感情?等等,一连串
的问题摆在了面前。当晚,我俩相拥无眠。


  (三)第一次


  那是今年元旦过后的第一个周末,我们决定要去另一个城市赴约。可这个约会不同于一般的约会,它对我们来
讲就好比跨入另一世界,一个抛弃现实世界常规伦理道德的性爱世界。


  我们约定,下午5 点从我们这儿坐车过去,约一小时到那边后他们来接,然后共进晚餐,继续下一项目。因为
是周六,本来可以有充分时间准备,可突然单位有事,只能前去加班。下午四点时我正准备回家,这时我的上司又
要召集我们开会。无奈,公事要紧。可坐在会场,心早已不知飞哪儿了。太太打电话问我怎么还不下班,再晚就没
班车了,我只能说快了快了。好不容易熬到五点半结束,赶紧回家,老远就见太太已在家门口街头等了。只见她穿
着一件鹅黄的鸭绒大衣,系了条红色的丝巾,脸上还特意化了点妆。话不多说,赶紧打车过去。


  一小时后,我们来到另一城市。下车站在街头,只感到夜里的寒风刺脸。此时已七点半左右,晚饭时间早过了,
可我们一点也没感到饥寒。电话联系后不多一会,一辆奔田雅阁开了过来。上前一看,果然是他们,寒喧上车,直
奔酒店。到酒店坐下,大家象熟人一样东聊西扯的,丝毫没感到陌生。我俩原先还有些的紧张,也惭惭消失在彼此
真诚的气氛之中。


  点菜时,看得出对方是经常出入酒店的一族,既讲究色味,又不浪费,而且男的很儒雅,说话轻声细语,也没
喝酒抽烟之类的爱好;女的个子不高,白白的皮肤,约一米五五的个,穿着打扮都很讲究,讲话很嗲且很丰满。吃
完饭,一行四人来到开好的房间,进去一看,空调不行,于是忙着换房,就这样从一个原先最边上、最安静的房间
换到了楼中间的房间。进去打上热空调,不多一会,屋里的温度就热得让人一个个脸色发红,怎么办,只能脱衣服。
对方太太很自然的脱得只剩下内衣了,我太太不好意思,只脱了外套坐在床上那看着他们,大家就这样边看边电视
边东拉西扯。相互洗完,抱着自己的爱人在床上闲聊时,才得知对方夫妻已接触有一年多了,在我们之前已有过两
对,可以说经历丰富了,但俩人的感情非常好,用他们的话说,这只能是感情好的夫妻才能做的,是相互爱对方,
为考虑的一种表达方式,尤其是男的,更要冲破封建思想的束缚。这一席话不由得让我们又长了见识。看看时间不
早了,接近临晨1 点了。对方太太不放心小孩一个人在家,说要回去看看,于是大家就这样分手。临别时,对方男
的还特地走到太太哪,很绅士的亲吻了一下。


  等他们离去,我抱着太太的脸问她刚才感到怎么样,她说象是在做梦,然后就跟我细说她刚才的感受,说着说
着我俩都又有了冲动,相互不由分说地再次风雨雷电,一种久违的热情在我们夫妻之间展现,它是那么的美好,让
人向往和留恋,心里不由地问:这就是我们感受到交换真谛吗?象又不全象,看来仅凭一次体验就来回答还尚可。


  (四)第二次交换


  终于迈出了第一步,可在热情消退之后,细细回味又感到很空,那感觉说不上是好是坏,最多也就是在以后的
夫妻生活中多了一点刺激话题而已。至后,我们又回到原来的轨道,该怎样还怎样。可我发现我太太的手机短信变
多了,主要多是对方男的发过来的。拿来一看,也无非就是问候客套之类的。想想这也只是一个朋友间的问候而已,
大可不便在意。可仅过了半个月,就又意想不到地经历了第二次交换。


  那又是一个周未,晚上9 点左右太太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开始还以为是同事,可说着说着我发现她的脸色有异。
电话完,太太说「刚才LIN 打电话跟我聊了一会,他说他这两天出差,今天晚上回家,现正好路过我们城市,想起
来给我打个电话」。我说「那没什么啊。说明他挂念你了。」说完我也就没当会事洗洗休息了。


  可刚躺下没多久,我手机叫起来,一看原来是LIN 太太打过来的。一接,她嗲声嗲语的跟我说:「你们今晚方
便吗,我们马上过来大家聚聚好吗?」我一看时间已是晚上10点了,就说我要跟太太商量商量。转身跟正看着我的
太太一说,我太太脸天顿时就红了,语带颤音的问到「他们现在就来?!刚才LIN 电话里只是说他想早点与我再聚
一次,可他没说是今晚呀。」「哪今天他们马上就要来了, LIN夫妇俩已在路上了」。「可现在关健是小孩怎么办?」
我望了眼熟睡的小孩,说「没关系,有我爸在,我们去了后再点回来不就是了」。就这样回电叫他们开好房发短信
告知我们。半小时后,消息过来,我一看就在家旁的一个酒店。我们就这样冒着深夜的寒风出了门。一路上,太太
拉着我的手,紧依偎着我,看得出她很兴奋。


  几分钟我们来到酒店,进门见面大家象是老朋友一样。他们都已洗好澡了,多余的话就不多说了,我们夫妻也
迅速洗澡上床,接着都是老套路,也不细说。不过我发现这次我太太已没有了上次的妗持和紧张,很轻松的进入了
状态。我自然还是很勇猛,也就半小时多就让对方太太求饶喊累了,忽然间我感到在她身上很没意思。这时,再看
我太太却完全与平时叛若两人,各种花样都玩,尤其是在她疯狂时竟紧抱着LIN 大喊「老公、老公……,你真棒!」,
这不仅使我醋意大增。有个场面还是挺刺激的——两个男人各自伺候着各自的女人时,两个女人也不闲着,相互抱
着接吻抚摸。LIN 也被这个场面刺激地象个狼一样的噢噢直叫,只有我始终冷眼看着这眼前的一切(事后我太太也
说只有我一个人表情很理智)。就这样约一个多小时过去了,4 个人一身大汗,可两个男人又是没射。这时大家都
累了,喝水、休息、聊天……我坐在床上一边抚摸着LIN 太太一边问LIN 「我太太如何?」。 LIN不停地亲着我太
太,柔声答「你太太真棒,体力好,功夫也好,很吸引男人。」我说「是呀,我接触了不少女人,现在唯有我太太
最让我消魂。」这时,我猛地感到身边的 LIN太太身子有点僵硬,她推开了我的手说她累了。「那你们休息一会吧,
我要回去看看孩子」。回头看着躺在LIN 怀里的太太,问她:「你跟不跟我回去?」「这么早就回去啊,再玩一会
吧」。他们挽留我,可我真有些放不下孩子,毕竟还小啊,执意地穿上衣服,可太太一点动作也没。见状我只能说
「要不你就睡这吧,早上我再来接你」,太太很乐意的答「好的,我今晚就睡这了」。一旁的LIN 太太在我出门时
还不忘调侃「你一个人回去还能睡得着啊。」我笑道「会的,早上我再来」。


  就这样,我独自回到家,陪着小孩睡了一觉。等我醒来一看已临晨四点多了。我突然想到,要是早上孩子和我
爸问起我太太我该如何回答?,最好还是在天亮前把她叫回来,省得影起不必要的麻烦。于是,起床穿衣朝酒店走
去。到酒店房前,正准备摁铃,就听见里面传出熟悉的女人呻吟声,这不是太太的叫声吗,看来他们一直没息啊。
忙摁铃,却过了好久也没开门,后听见太太在里面问「谁呀」「我」。开门进去,只见太太披着衣服,她一见我就
埋怨道「你过来也不打个电话,刚才把我们吓死了,还以为是查房的」。再见里面,原来房内的两张床已并成了一
张大床,LIN 夫妇躺在床上也是满脸的不悦。我只能打哈哈道「我本来进门时想打个电话的,可你们里面太热闹了,
哪叫声让我听了心痒痒的,一下忘记了打电话,心一急就直接摁铃了,呵呵,不好意思」「谁叫了,你刚才听错了,
我们都在睡觉呀」我太太和他LIN 太太在一旁说道。不会啊,我刚才明明听见的,怎么会我听错了?为了证明我没
听错,我开门站到走廊里,仔细听听周围房音的动静,什么也没有,说明刚才的确就这房里的声音。「你开着门干
什么,是想冻着我们还是想引人进来啊?」里面又是几句责备,这使我本来的好心情一下子生出不快,脸色不悦地
说「我明明听见的,你们却硬说没有,那算我听错吧。」我太太插道「好了先别管叫不叫了,你过来干什么?」,
于是我把我的想法一说,他们却笑我是不放心。我不管那么多了,反正要带太太回去。太太见我很执意,就起身穿
衣跟我出门。在回家路上我又问刚才是不是她叫的,好说是的。原来我走后,他们就把两张床并了玩了一会**,后
我太太累了咳嗽,加上时间也不早了,他们才睡。LIN 睡在中间抱着我太太。刚才他醒了就对我太太又是摸又是抠,
弄得我太太不禁呻吟起来,恰巧我就来了。而一摁铃就吓掉民他们的好事,所以一个个不高兴。


  完